首页 >> 最新文章

车企路线之惑路径多了该如何走扬州

彩菊机械网 2019-12-04 12:20:05

当前,中、美、欧车企主攻电动车,而日韩车企角逐氢燃料车,路线存在分歧。虽然电动化、智能化、网联化以及共享化的“新四化”趋势在业内基本达成共识,但问题是电动化多路径,是油电混合、纯电动、氢燃料还是其他,这考验着车企的判断力以及人力、物力和财力。

先人一步,或将引领时代,或变成“先烈”,处于汽车工业百年一遇变革期,探路者风险无限。路径多了,该如何走?

近日,当中国汽车企业创新“安亭指数”专家团走进广汽新能源时,广汽新能源总经理古惠南谈及自己的困惑:“路线太多,成本是个问题。”

当前,中、美、欧车企主攻电动车,而日韩车企角逐氢燃料车,路线存在分歧。虽然电动化、智能化、网联化以及共享化的“新四化”趋势在业内基本达成共识,但问题是电动化多路径,是油电混合、纯电动、氢燃料还是其他,这考验着车企的判断力以及人力、物力和财力。

面对未来诸多可能,无论是跨国巨头、自主传统车企还是造车新势力,皆在审时度势地调整步伐。一边面对增量市场到存量市场的变化,另一边经历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的变革,市场震荡和技术革新等多重压力叠加,让每一家车企都难以轻松。

大鳄真正行动

在全球汽车盟主宝座上轮流坐庄的大众与丰田正谋变,尤其在中国动作频频。

近日,大众汽车品牌全新品牌标识和品牌设计迎来中国首发。此外,大众汽车还发布了面向中国市场的首款纯电动ID。车型,同时公布全新新能源战略“goTOzero”(走向零排放)。

大众汽车乘用车品牌中国CEO冯思翰称:“我们为大众汽车品牌带来了新面貌、新性格、新目标,以及新的车型。大众汽车将持续研发高能效内燃机车型,而ID。初见和ID.3也表明,电动汽车将成为我们完全实现碳中和出行的必然之选。”

大众换标,被视为大众在中国战略的转变,向新能源车市发出“战书”。在第二届进博会上,大众展出的6款车均为新能源汽车。“我们在中国的电动化攻势正在全面提速,到今年年底,我们的14种新能源车型将全部面市。到2025年,我们计划推出约30款国产新能源汽车。”冯思翰如是说。

大众计划在2023年向电动汽车制造领域投资超过300亿欧元,其中在中国的投资就达到150亿欧元。11月8日,大众汽车在上海安亭新建的上汽大众MEB工厂落成,这是大众汽车集团在全球新建的首个纯MEB工厂,将生产奥迪、大众和斯柯达等多款电动车型,在佛山基于二期工程改建的MEB工厂也在推进中。按照规划,大众汽车这两家明年开始生产电动车的中国MEB工厂,产能为60万辆。大众希望在2022年底之前将电动汽车的产量提高到100万辆左右,中国将成为其在全球电动汽车竞赛中的关键战场。至2025年,大众在华销售的车型将有25%至35%的车型为纯电动汽车。

与大众一样,丰田今年也发起勐攻,但路线相对复杂些。

随着中国氢燃料市场升温,丰田今年在华格外踊跃,与清华大学成立“清华大学-丰田联合研究院”,并开始向中国的商用车厂商提供氢燃料电池(FC)组件,先后与北汽福田、一汽股份以及苏州金龙等在FC商用车领域合作,紧接着又与一汽、广汽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,计划未来推出氢燃料电池车等。

丰田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研发混合动力(HEV)和氢燃料技术,一度对于纯电动无暇顾及,其原先路线计划从混合动力直接跨到氢燃料。不过,直到2016年,丰田开始调整,将纯电动列入主力军之列。对此,丰田中国高层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解释道,基于电池成本下降以及为了适应中国等市场的环保政策需求。

三年来,为补上纯电动的短板,丰田除了与马自达、铃木以及松下等日企合作之外,今年在中国还首次牵手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两大动力电池供应商,继7月与比亚迪签订合约共同开发轿车和低底盘SUV的纯电动车型以及上述产品等所需的动力电池之后,近日又与比亚迪就成立纯电动车的研发公司签订合资协议,双方各出资50%的新公司将于2020年在中国成立,开展纯电动车及该车辆所用平台、零件的设计、研发等相关业务。

就在今年,丰田宣布将其全球电动化目标提前5年,将于2025年在全球销售550万辆电动汽车,其中包括100万辆氢燃料车和纯电动车。丰田社长丰田章男指出,电动车的主场就在中国,以中国市场为首,2025年引进10款以上电动车。

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,今年以来,跨国车企巨头在新能源车上真正发力了,在插电混动上有望赶超自主,但在纯电动车上暂时难以做到,不仅是自主在纯电动技术上领先,更重要的是产品多元化。

投入高风险

大众、丰田、通用、福特等传统车企巨头,纷纷削减多项开支,腾挪出大量资金投入新四化革命。

大众计划在电动车投入数百亿欧元,而丰田2019年以1.1万亿日元的研发预算在日企中排首位。目前,国内自主车企也在不断投入,广汽十余年(截至2019年6月)在新能源、智能网联等技术创新方面累计研发投入267亿元,长安汽车计划到2025年将在新能源全产业链上累计投入超过1000亿元,造车新势力蔚来创始人李斌称已花掉220亿元,其中有100多亿元用于正向研发。然而,巨额的投入存在高风险,蔚来因未把握好节奏而正陷入资金紧张的困境中。

冲在电动车最前面的比亚迪和特斯拉,去年销量皆超过20万辆,但特斯拉去年依然亏掉9.7亿美元。比亚迪虽然目前整体盈利,但一直没有单独披露新能源车的盈亏情况,补贴“断奶”后能否真正适应市场竞争,这令人担忧。面对今年补贴大幅退坡,比亚迪自7月起连续四个月下滑,10月销量仅1.26万辆,同比下滑超过50%。

乘联会最新的数据显示,我国10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为6.57万辆,同比下降45%,其中纯电动车5.1万辆,同比下滑46%,随着6月底补贴退坡带来的销售成本大幅上涨,自7月起连续四个月下滑,1~10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量为85万辆,增速放缓至17%。

汽车分析师孙木子分析称,虽然新能源汽车发展前景毋庸置疑,但过程坎坷,这几个月新能源市场持续下滑,意味着用户需求还是比较弱,明年跨国车企将集中在电动车产品供给上发力,自主压力会增大。

电动车何时能实现盈利?这是众多车企亟待知道的答案。作为全球最赚钱的车企,丰田此前在纯电动车上按兵不动,与纠结电动车能否盈利有关。丰田董事会主席内山田竹志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,电动汽车需要的电池容量是混合动力汽车的五倍,相关成本的增加使盈利变得非常困难。他还谈到,如果电动汽车发展过快,大多数汽车制造商根本无法盈利。

然而,全球依然加快电动化的步伐,技术和市场明显提升,尤其是中国,去年新能源车销量首次突破百万辆,目前保有量超过300万辆。而丰田,虽然对燃油车进行改良的混动技术实践成功,累计在全球已卖出逾1400万辆HEV,但在氢燃料车商业化路上举步维艰,难度超出预期,首款氢燃料轿车MIRAI自2014年上市以来,至今累计销量仅1万辆。坚信氢能社会将会到来的同时,丰田也不得不面对现实,在聚焦混合动力的同时,持续开发多种燃料或能源汽车,包括燃料电池车、插电式混动车和纯电动车等。不过,氢电共存的多路径并进,即使对于丰田这样的巨头而言也并非易事。丰田中国原董事长小林一弘去年就谈到,中国车市正快速变化,不光是丰田,每一家企业都应该感觉压力颇大。

为减低风险和成本,丰田在电动化路上不断扩大朋友圈。而在电动化先行一步的自主车企,也纷纷与跨国车企结盟同行来防御风险。

摸爬滚打了16年的特斯拉,今年第三季净利润为1.43亿美元,随着其将在华国产,有望成为首家靠市场来实现盈利的新能源车企。而丰田与比亚迪联手取长补短,也将推动纯电动车加速向前。此外,随着规模扩大和技术提升,动力电池由此前占整车成本的50%~60%,目前在一些车型上已缩减到30%左右。这些让车企看到纯电动市场的希望。然而,大多数自主新能源车企依然迷茫,中国的电动车市场主要依赖政策推进,而消费者和市场才是判断哪一类动力传动系统最适合他们的决定人,一旦补贴在2021年彻底退出,能否适应市场,这是一大问题。

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比克样本

不得不说,比克动力近年来业绩的滑坡,除企业自身生产经营方向问题外,与行业整体萎靡也关联密切。受补贴退坡等大环境因素影响,前期发展迅勐的新能源汽车大幅放缓了增长步伐,产业链上的企业加速退出。盈利难、回款慢,几乎已成为行业共性问题。

“比克虽然业绩下滑,但2018年销售额还有40多亿元,公司在3C电池领域近两年还是呈现了稳步增长状况,公司内部人士也觉得动力电池发展吃力,这跟整个行业是有很大关系的。”从事新能源电池销售的洪伟称,目前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,动力电池受上下游挤压的压力很大。一方面整车厂非常强势,另一方面上游原材料企业也会对电池企业形成制约。

“材料不存在过期的问题。无论是三元材料、铁锂材料,上游即使不卖给A公司也能卖给B公司,但电池企业就不能压库存。电池不怕用,但怕放。且不论库存减值的问题,一方面动力电池行业更新换代速度快,囤一批电芯很可能明年就和市场要求的型号不匹配,另一方面电池静置一段时间后还需要重新上柜,对电芯电压、容量等性能重复检测,成本也较高。”他说。

在此背景下,动力电池产业在新能源汽车大行业中下滑情况首当其冲。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9月,动力电池装机3.95GWh,同比下降31%,环比增长9%。动力电池装机增速维持了8月以来的负增长,且9月增速同比下降的幅度较8月更大。

“具体到比克动力,由于这家公司专做圆柱电池,当前面临的市场空间也在急剧缩减。”国内新能源电池行业一企业负责人吴刚对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表示,前些年新能源电池行业做整包业务,产品什么样形状都有。当时大家虽然都觉得电池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,国家鼓励、前景远大,但最初怎么做,业内并没有太多头绪。不过随着不断试错,现在行业整体趋势已逐步清晰,VDA355等标准化模组方向,是市场现在越来越多考虑的。因为这种产品不仅是在A级车上适用,在A0级车和A00级车上使用效果都是比较好的。

他表示,圆柱电池最初发展得不错,是因为新能源汽车起初是没有定向开发的。车企为了补贴,把现成的燃油车进行油改电,这样底盘不平整,很多正规形状的电池比较难排布,空间利用率不高。所以最开始很多电池厂会出异形的电池包,圆柱电池有比较大的优势。但现在可以看到,车厂生产的整车底盘已经都是平整化、平台化、通用化的设计,加之圆柱形状电池张力大等问题,这就使得圆柱电池的市场空间逐步缩窄。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技术的革新,越来越多电池企业也遭遇优胜劣汰。2018年新能源汽车上有装机数据的动力电池企业还有80多家,今年只剩60多家,已经死掉了1/4。

谈及动力电池行业未来的发展,吴刚认为,明年市场状况会更加不理想。

“除了补贴退坡的问题,新能源汽车行业更要面临的是谁来买单的问题。目前看来,C端在A00级车上的购买数据短期不会有太大突破,而A级车在B端的销售情况也比较困难。”他举例称,今年北汽EU系列销售数据很好看,但这款车型更多的是租用做滴滴专车。租用费用一个月4500元,再加上财务费用,车厂需要超过3年以上才能把成本收回来,资金链拖延时间太长。但这个成本目前很难找到人来出。一方面新能源车贬值太快,银行是不会对这些车提供担保的。另一方面,租赁公司也不愿意买单,资金压力只能由车厂等各个缓解承受。

“目前在一二线城市,新能源汽车需求量相对还大一些,但是再往三四线城市看,市场需求并不多。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培育之路依然道阻且长。”吴刚说。

济南万能材料试验机供应

济南混凝土瓦抗折试验机的报价

拉伸试验机的检修步骤您了解多少?

友情链接